深入報導|11月咖啡箱:Coffee Plant

Coffee Plant_把部落格變成一個成功的精品咖啡烘焙商

精品咖啡部落格背後的小團隊和盲飲會的組織如何成為華沙最熱門的烘焙師之一
 

 

當我了解這位波蘭的專業烘焙商—Coffee Plant,最初是來自一個與 The Coffeevine不太一樣的部落格,當下的我立刻感到了一種連結。畢竟,The Coffeevine 也是這樣開始的。當精品咖啡在波蘭越來越受歡迎時,Szymon Juszczyk 決定寫下他的想法、經驗和食譜,並在網路上分享。

 

幾年過去了,Coffee Plant 已經演變成華沙領先的烘焙商之一,專注於採購非凡的咖啡,並以咖啡豆和膠囊的形式提供這些咖啡。雖然他們可能沒有自己的旗艦咖啡館,但他們一直在努力建立一個強大的客戶網絡,如今,他們正以來自衣索比亞・本薩、一款多汁&果香味的厭氧日曬咖啡,於11月的 Coffeevine首次亮相。

最近,我有幸見到了Szymon和他的聯合創始人Tomasz Goljan,我們進行一場更深入的訪談,而在那,我瞭解了:Coffee Plant是誰。

 



The coffeevine (TC): "讓我們從頭開始,好嗎?Szymon和Tomasz Goljan,可以告訴我,你們最終是如何進入咖啡這行業的?"

 

Szymon Juszczyk(SJ):部落格 "Coffee Plant” 背後的想法主要是我的。我是在2018年開始進行這個部落格,目的是寫一些有關咖啡的事,也是為了分享相關知識,希望 Coffee Plant 有一天能成為一個成熟的烘焙廠。

特別是我們發表了大約60至70篇關於咖啡與 Nespresso膠囊的文章,為我們的新域名coffeeplant.pl 建立良好的搜尋引擎排名。

 

TC: “為什麼 Nespresso膠囊對這一點如此重要?"

 

SJ: “我們總是說,作為一個未來的烘焙商,我們的關鍵產品之一是與 Nespresso機兼容的咖啡膠囊,裡面裝著精品咖啡,正如你在我們網站上看到,我們設法用完全可堆肥分解的膠囊外殼做到這一點。然而,實現這個目標的道路並不容易。這些膠囊實際上是我們正在使用的第四種類型。

第一批是由 PLA製成的,這是一種可生物降解的塑膠,但在波蘭,我們並不能真正處理掉這些廢物。 "

 

TC:"這是為什麼呢?"

 

SJ。 "這種材料的分解,你會需要一個特殊加工廠,而我們在波蘭並沒有這類工廠。然後,我們決定暫時先使用普通的塑膠膠囊殼,希望能很快使用可堆肥的款式。兩年前,我們推出了第一個可堆肥分解的膠囊,但同樣地,這些膠囊只能在工業堆肥廠中堆肥。不幸的是,在我們推出新的系列膠囊不久,供應膠囊的奧地利公司就停止生產了,這讓我們陷入困境。

幸好,最近一批膠囊由不同材料製成,現在是完全可以在居家垃圾中堆肥分解。我真心希望這就是我們的最終產品"。(笑)

 


TC:"那麼Tomasz,你有什麼故事?你是如何進入精品咖啡領域的?"

 

Tomasz Goljan(TG): “實際上這是個意外。我對精品咖啡一點都不感興趣,直到某天我在華沙的餐館碰到了Szymon。我們曾經上過同一所高中。Szymon和他的夥伴、也就是現在的妻子 Dagmara把我拉進了這個世界,在與波蘭烘焙師進行一系列的茶會和其他活動後,我們決定一起創辦這家公司。

最初,它是在一個車庫和我們的公寓裡經營,但現在,我們希望從目前所在位置搬到一個約500平方公尺的大空間,在那裡我們可以進一步發展業務。 "

 

 

TC:"我也在2012年以部落格的形式創辦了The Coffeevine,當時第三波咖啡浪潮才剛剛興起。我記得在2013年冬天,我和當時的老闆到華沙出差,花了些時間在城市裡閒逛,也發現了不少令人非常興奮的咖啡店。我幾乎覺得華沙在某方面甚至比當時的阿姆斯特丹還要領先。當你在2018年開始你的部落格時,你覺得哪裡比較適合?你能迅速建立起一個社群嗎,還是說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SJ: "實際上是很慢的。部落格背後的主因是自己先了解精品咖啡,然後再與他人分享經驗。我想很多人都能體會到,當我描述以前喝濃縮咖啡時,總會加入牛奶和其他調味料。直到2016年,我才喝了第一杯手沖精品,這是我的精品咖啡的初始旅程。

 


“如果我們在包裝袋上寫上咖啡的味道像草莓醬,那就是他們(顧客)想要品嚐的東西,特別是如果他們沒那麼有經驗。"

 


但我必須提到,這個部落格有個很重要的組成部分,那就是喝咖啡。在2018年,波蘭已經冒出許多精品咖啡烘焙師,但品質差別很大。因此,我們組織了盲飲會,邀請七到八個烘焙師提供咖啡,通常按產地分組,比如衣索比亞。然後我們邀請公眾參加,並以最直接的方式告訴我們他們最喜歡哪種咖啡。

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第一次品鑑會大約有80人參加,感覺很熱鬧。聚會幫助我們提高知名度。有趣的是,在挑選味道最好的咖啡時,結果往往出乎意料,這意味著這些咖啡通常來自不太知名的烘焙師,而不是更知名的烘焙師。 "

 

 

TC:"是否有烘焙師參加過這些品鑑會來獲得直接回饋呢?我有時會邀請烘焙師參加我們自己的每月品鑑會,看看他們是否認識自己的咖啡,或者他們是否仍對這些咖啡給予高度評價。"

 

SJ。 "當然有。主要因為這些品評會在華沙舉行,而大多數烘焙師都在華沙。我記得,只有一個烘焙師曾認出自己的咖啡。"

 

TC:"Tomasz,告訴我一些關於Coffee Plant早期作為一個烘焙廠的情況。你們將如何把自己與其他成熟品牌區分開來?"

 

TG:”一開始,建立我們最初想擁有的 Nespresso膠囊是相當困難的,但正如Szymon解釋的那樣,我們最終找到適合的材料,並且可以從我們的商店購買。在Nespresso膠囊之後,我們推出了濃縮咖啡系列,而在一年到一年半之後,我們又推出了手沖系列。

讓我們相當驚訝的是,關注部落格的人並沒有真正轉化為付費顧客。我們不得不從頭開始。所以最初,當我們努力建立品牌時,我們主要專注於辦公室客戶。當業務開始增長後,covid疫情改變了一切。可以說我們的業務基本上在一夜之間就崩潰了。後來我們花了一年半的時間來恢復和建立屬於自己的生產空間。因為過去我們是借用友人的場域烘焙,我們可以使用烘焙機,但我們仍然不得不做其他的事情,包括採購和分析。 "

 

 

TC:"你是如何獲得經營烘焙坊的技能?我的意思是,與經營一個部落格相比,這是一個相當不同的領域。"

 

TG:"不,確實如此。我們實際上並不自己烘豆。可以說,我們有兩個甚至三個人有能力烘焙我們的咖啡,但我們的首席烘焙師Kir Lebedzeu是白羅斯人,他在2020年的動亂後離開了自己的國家,最近從烏克蘭來到了波蘭。在最近的波蘭手沖杯中,他獲得了第二名,基本上以0分的差距輸給了Agnieszka Rojewska(世界咖啡師錦標賽的名將)。

我的職責主要是拓展業務,而Szymon負責採購和分析。 "

 

 

TC:”告訴我一些關於你們的採購做法。例如,這次的咖啡是一款令人驚嘆的厭氧日曬衣索比亞,也是你將為11月咖啡箱烘焙。請問你是根據個人喜好來採購,還是根據客戶最想要的東西呢?"

 

SJ: "事實上,我們發現客戶並不真正關心咖啡口味是否平衡,儘管這是SCA杯測賽評分表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他們想要的是重現我們寫在包裝袋上的味道。如果我們在包裝袋上寫著咖啡的味道像草莓醬,那就是他們想要品嚐的,特別是如果客人不是那麼有經驗。當然,咖啡必須是甜的、乾淨的和平衡的,但是當談到咖啡萃取時,人們總是會被香味的強度所引導。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經常選擇更甜、更少酸味的咖啡。

另一件事是,我們70%的咖啡來自哥倫比亞和非洲。哥倫比亞特別有趣,因為獨特的微氣候,使我們在一年中擁有各種新鮮作物,味道都完全不同。而談到非洲,我們喜歡從肯亞和衣索比亞採購咖啡,但也喜歡從盧旺達和坦尚尼亞等國家採購,這點比較不常見。 "

 

 

TC:"我在你們的網站上看到,你們有一個單獨的產品系列,叫做「Flow」。這是否真的主要圍繞風味筆記構建,以幫助客戶找到他們喜歡的口味,而其他單一來源則以生產商為重點?

 

SJ。 “差不多。Flow流動系列包含價格稍高的咖啡,但整體品質仍是非常高的。例如,在我們的Very Berry系列中,現有一種日曬盧旺達和日曬衣索比亞的混合咖啡,兩種咖啡得分都是87分。我們在這方面的利潤略低,是因為我們希望這些好咖啡都能夠真正地被人們接受。因此,無論你使用的是Moccamaster還是Aeropress,你的咖啡都要是美味的。"

 

 

TC:"我明白了。裡面的咖啡隨著季節的變化更動,但口味大致上保持不變。"

 

SJ。 “這就對了。由於現在的咖啡價格,我們注意到,對許多波蘭顧客來說,我們的單品咖啡賣得有點貴。我們的單品咖啡和流動咖啡間的價格差異較大,我們看到這些咖啡賣得非常好,因為它們很容易獲得。

關於我們的單品咖啡,可以說,我們非常喜歡像你那種Bensa厭氧日曬咖啡如此的實驗性。如你所知,99%左右的衣索比亞咖啡大多是水洗或日曬,像這樣的實驗性加工法只是慢慢地佔據一席之地。我們目前的特殊咖啡之一是二氧化碳浸漬法的衣索比亞咖啡,以及一種超級果香的哥倫比亞咖啡,它既是厭氧也是蜜處理。

 

"哥倫比亞特別有趣,因為它有獨特的微氣候,這使我們能夠在一年中擁有各種新鮮的作物,這些作物的味道都完全不同"。

 

精品咖啡肯定正在發生相當大的變化,特別是發酵處理法方面。我們不只想為客戶提供來自衣索比亞的水洗、日曬、蜜處理這些常見的咖啡。例如,去年我們有一款肯亞的日曬咖啡,它的口感實在是太甜、太果醬了。 "

 

 

TC:"你是否計劃在短期內開設自己的咖啡館,或者你想暫時維持批發烘焙商的身份?"

SJ: "傳統的咖啡館不考慮。但我們正在思考可能開設一個多功能空間,提供早餐、披薩、雞尾酒,當然還有精品咖啡。"

 

TC:"最後,Tomasz,我看到你們也有一個非常漂亮的陶瓷系列。這是怎麼來的,這是一個永久性的產品嗎?"

TG:”的確,我們有一些來自 Hadaki工作室的非常漂亮的陶瓷,在波茲南製造。他們的產品賣得非常好。我們也試圖引進其他一些陶瓷藝術家,但他們的價格太很高以至於很難在波蘭銷售。

陶瓷是我們一直想銷售的東西,也想作為長期提供的商品。我們總是試圖找到能生產美麗產品的生產商,冀望這些產品可以規模化生產,讓我們總是有足夠庫存。 "

 

TC:"謝謝你們,先生們。我想已足夠了解了。我真的很期待你們在11月加入。"


 


 

已經迫不及待要開箱 2022 十一月咖啡箱嗎?那麼今天就訂閱咖啡箱,或單次訂購體驗看看吧!

我們每個月從 40 個國家中篩選咖啡,由自願專家進行嚴格盲測,將幾款最佳精品咖啡送到您手中,帶來每月不重複的咖啡驚喜。長期訂閱咖啡箱每包僅 650 元起(原價 800 元/包),定期扣款、免運費、無需綁約。即刻選擇每月三包每月二包每月一包

 

已加入購物車
已更新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